除夕小记‖文/雨忆长亭(忆与月)

生活 2021-04-30 12:08:11

除夕小记‖文/雨忆长亭(忆与月) (http://www.leiy01.com/) 生活 第1张

除夕小记‖文/雨忆长亭(忆与月) (http://www.leiy01.com/) 生活 第2张

除夕小记

早上爷爷在油菜田松土,深褐色的黑土翻上来,油菜在这蓬松的土壤上显得生气多了。看爷爷有力度地挥锹,收放自如,以为简单,自己尝试,发觉要好大气力,“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”的意境不过如此吧。不会农活的我站在路边,阴天下,沙沙落雨,冷风拂面,向东远眺,雾气缥缈,转动的风车虚化了身,仿佛离得很远。农民还是厉害,土地的征服者,没有些手艺傍身是做不来的。每份职业都有符合其特质的人胜任,这本身就是一种选择。“术业有专攻”,做好一份工作的人真的很令人钦佩,我应该怀着更多的敬意对待,虚心学习。碗柜里置了一盆咸猪头,奶奶称之“杀财肉”,想吃自己割块满意的抓来嚼。冷水化开小麦面,加开水搅拌均匀,放锅里炖黏,浆糊就制成了。家里的爷们爬着梯子贴春联,毛笔写上“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”。早早吃了年夜饭,“节节高”水芹,豌豆苗,大蒜,青菜属于必备蔬菜,一节一节的猪尾巴啃得有滋有味,今年奶奶做了个新菜式——煎豆腐裹斩肉虾仁,还不错。餐后拿压岁钱和装上糕,香烟,红枣的红包,以前还被教导将其放在枕头下睡觉,第二天开口之前要吃片糕,第一句话要说新年好,向见到的第一个人。仪式和寓意很足。一家人围着一台电视看春晚还挺有氛围。没看多久,太多明星和歌舞使我不太感兴趣,我倒是希望能挖掘出更多的民间高手展示更纯粹多元的技艺,但流量的影响和各方的博弈不是那么理想化的。明天有空就挑几个小品重播补补年味。鞭炮声一天不绝,“嘭嘭”“噼里啪啦”“丝~砰”晚上更密集,在辽阔的空中炸出回响,今天要热热闹闹听它入眠了。

除夕小记‖文/雨忆长亭,

除夕小记‖文/雨忆长亭(忆与月) (http://www.leiy01.com/) 生活 第3张

除夕小记‖文/雨忆长亭(忆与月) (http://www.leiy01.com/) 生活 第4张

除夕小记‖文/雨忆长亭(忆与月) (http://www.leiy01.com/) 生活 第5张

THE END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