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图注册


  首页|盛图注册|app【主管q373351】羅永浩再次站在了互聯網的浪潮中,作為話題的男人,已經在直播電商上提交了第一個答案,也掀起了直播電商的新高潮。


  



  3小時內累計觀看人數為4892.2萬,銷量為1.77億,訂單量為90萬,獎勵收入為362.3萬。這些可怕的數據讓我想到了和一個朋友聊一聊如何快速賺到一百萬。我想這就是答案。


  老王本來不想談這個,就像當新王冠最難的時候,老王也回避了這個話題,因為我覺得除了熱我沒有任何其他的價值。


  然而,不說,並不意味著不注意,就像羅老師在科技界、互聯網界這樣一個大的前輩,每一個舉動都會被無數粉絲擁向榜樣(PS:老王對羅老師不高,不黑)。


  羅老師說,事實上,我真的不理解,但給我最深的印象是,一個網上看到羅老師的發布會,錘子手機的“大爆炸”是真正了不起的我,可以把一個Ctrl + C和Ctrl + V上演這樣的一朵花。


  



  雖然我沒有買過錘子手機,但是那種富有想象力的思維,讓我想,這個人天生就是創業家。


  然後我開始注意到這個男人,錘子技術,子彈短信,小野電子煙,鯊魚皮,黑鯊遊戲手機等,一系列的產品介紹,然後消失了與公眾,成為談話的話題。


  盡管如此,你必須承認,帶來自己話題的人是一個成功的kol和步行品牌。


  至於羅先生,雖然我不是球迷,也不是黑人,但他仍然占據著我記憶中的一部分空間。我甚至不知道黑龍江省省長的名字,但我知道他。


  接下來,第一輪的羅老師這一次走出了熱和營銷。羅於2020年3月4日在與網友互動的過程中,首次透露了涉足直播電商的意向。3月19日,官方微博發布了做直播電商的決定,並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給商業夥伴打電話。此後,網傳抖音、快手大賽簽下羅老師,於3月25日宣布獨家簽約抖音。倒計時從3月27日開始,抖音發布了第一段短視頻。第一場直播於4月1日晚20點正式開始。


  



  據悉,抖音在4月1日投入了大量資源,除了屏幕廣告空間外,刷抖音時,每三到四個抖音就會刷一次羅永浩的內容和廣告。


  龐大的曝光量,成熟的營銷方案,配合話題男人,廣泛的供應商,為“hot a blue man”直播電商第一槍,推平了所有的荊棘。4月1日愚人節那天,他再次走上舞台,用身體擋住了風。


  



  相信知道,關注2018年,淘寶一直生活與商品,她叫淘寶一姐,到2019年,從淘寶李嘉奇,成功顫音,迅速走紅“哥哥”文化與起重臂已經打開,即使B站有電動元素,也被稱為2019年播出的第一年的電力。


  在老王看來,這種行為的本質是把廣告和用戶拉進一個步驟。商業行為的本質是交易。在早期人類社會,人們以物易物,然後是貨幣制度,但無論商業行為如何發展,廣告從未消失。


  廣告,廣告,是通知用戶的產品,低層次的廣告是告訴你它是什麼,買它還是不買你是免費的,高層次的廣告是讓你覺得你需要這個東西,我可以給你。


  



  慢慢地,明星效應不僅讓大家做廣告展示產品的本質和區別,有了試用效果,明星都用了,你還不用?你可以用和星星一樣的東西,你離星星不遠了!你把家裏所有的廁所都用上了。不,你也用它。


  這時,fanquan文化形成,fanquan影響價值的業務,越來越多的明星廣告,因為fanquan球迷,因為我的家人我的廣告,如果銷量不好,將廢棄的業務和經紀公司,為了我的被罩,我必須貢獻我的力量,買買買。(不要懷疑這個邏輯,老王有這樣一個朋友,令人震驚。)


  商品直播的興起是怎麼來的?老王不知道,所以他懶得去核實,但我們可以猜測。老王其實很早就有了網上試穿的想法。這個想法來自於他玩QQ秀的時候,那裏有一個衣帽間,然後他點擊衣服試穿。如果看起來不錯,他就會買,如果不好看,他就不會買。


  當時,我還記得,淘寶上還沒有人用手買過,我在網吧下了訂單,用網銀盾付款,第一次網購的是一雙足球鞋,還是假貨,我記得不到100元。我想,如果有人能戴上它,移動它,讓我能看到它,而不是模型,也許會更好。


  直播電子商務解決了這一問題,同時也是一種新的廣告模式。文字的交流永遠不會像語言那樣具有煽動性和吸引力。直播電商更能促進人們的沖動消費,同時也造就了名人,讓人們蜂擁而至。


  讓我們來看看直播電商的一般利益鏈,並進一步分析在這種模式下各方的利益是什麼以及如何獲取。


  



  首先是第一個鏈條,主播與用戶,有調性的主播天然吸粉,主播為用戶提供了更多的選擇,幫助用戶試用產品,可以提高用戶信任度,刺激用戶消費,不僅僅是購物,也包括內容吸引和打賞。


  其次,用戶可以更好的堅守直播平台,貢獻直播平台的數據,擁有更多的使用時間和留存率等。對於直播平台來說,更多的用戶意味著成功。


  第三,對於電子商務平台來說,用戶將直播平台與電子商務平台分離也是當前的趨勢。很多直播平台在電子商務領域的參與度不夠。直播產品轉移到第三方電商平台進行消費。


  第四,主播對於直播平台來說,主播是直播平台的核心資源和內容生產者。而一個好的平台也是錨的流動池。平台上的用戶越多,獲得的粉絲或主播就越多。而從目前的直播平台來看,主持人的頭上是有選擇權的。


  第五,m cn和錨,這部分是錨的培訓系統,m cn錨的操作團隊,相對於一個單一的戰鬥,他們的資源更充分,當然,主持人出名更將補充m cn,這樣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好處,還可以幫助m cn火更多的主持人,這是一個閉環。


  而大的主播一般會總結出自己的套路,形成自己的MCN,這樣上下遊都能得到更多的好處。


  第六,商家與MCN之間,或商家與主播之間,商家支付一定數額的代言費,主播提供宣傳和投放服務。小主播更多的是為MCN提供商品,為MCN工作,獲得更多的資源,提高個人影響力。


  大主播有選擇商品的權利,有更多話語權。當然,這種關系也是相互選擇的。商品類節目的主持人需要選擇自己不會減少的商品,為粉絲帶來利益,提升個人形象和影響力。商家需要選擇與自己產品調性一致的主播,借助主播的影響力更好的推出產品,完成營銷。


  七是直播平台和電商平台。如前所述,直播平台在電商行業缺乏相應的積累,有時不得不依賴第三方電商平台。相反,直播平台也可以引導和改善電子商務平台的GMV。


  搭建自己的電商平台也是直播平台的大勢所趨。很明顯,這些用戶有意願在自己的平台上購買東西,但最終交易金額會流失到第三方平台上。


  第八,關於電商平台和商家,除了平台本身,沒有什麼可說的,這就是電商供應鏈的問題。換句話說,直播電商需要自己打造這一部分,這也是將內容消費產品轉化為電商交易產品的契機。


  第九,用戶和m cn,可以說,沒有任何交集,但10年期生活也越來越成為趨勢,尤其是顫音和迅速崛起,讓10年期住有更多的機會展示自己,鞏固和m cn也可以更多潛在的錨,10年期和10年期錨可以使用m cn專業提高自己的影響力。


  這種事務模式的核心是第一種關系。在直播現場,用戶可以通過平台提供的獎勵功能,為自己喜歡的主播支付一定的實際費用。對於主播跟商品一樣,都是牛奶,你去超市,淘寶買就是買,主播推薦而且價格也不是不合理,你會買嗎?


  這實際上是一種鄰近效應。隨著互聯網的興起,陌生人的概念變得越來越小。陌生人的一般定義是我不認識這個人,走在街上不認識的人都是陌生人。在互聯網上,交流更方便,顯然是通過陌生人,在互聯網上更近。


  直播,除了內容消費,還會產生一種親密的感覺。當你看了一個月的直播,當主持人叫你的時候,你會覺得你和對方都不是陌生人。心理防線降低,容易在無傷大雅的建議下接受對方。


  同商品直播一樣,看直播和不看直播,心理預期和防線是完全不同的,這就是為什麼老王會說直播電商是粉絲利益的放大鏡。那些更理性的人,不追星或盲目追星的人,在看直播或追星的時候,會花費一些時間和精力,最多會花少量的錢。但你得到的只是精神上的安慰。


  在直播電商的情況下,你不僅可以得到精神上的安慰,還可以通過支付一般的等價商品來得到相應的商品。在這個時候,潛意識裏你會覺得你的努力是有回報的,而不是盲目的愛。


  此外,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更容易產生情感。如果你在直播電商中得到了積極的反饋,也就是說,你不買垃圾,那麼在你看來,你和主播的關系會進一步改善。除了商業價值,主播本身也會有更多的附加價值。


  這就是為什麼羅老師,顯然在那些不知道的人的眼裏,折騰了很多次,都失敗了,而在粉絲的眼裏,這是百折不撓,有理想,有動力的‘藍人’。


  2020年的四月已經來了,但是老王還沒有開始新的奮鬥,看到羅老師又站了起來,我只想說“羅老師,塞班!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